凤在上一宠夫成瘾

编辑:尝试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2-06 23:52:15
编辑 锁定
《凤在上一宠夫成瘾》作家悬崖一壶茶“所著的一部其他类型小说。简介:征战沙场八年,终于得胜凯旋,不想一个晴天霹雳当头炸响——她指腹为婚的夫,早娇妻美妾满怀,儿女遍地走,还口口声声,我们不嫌弃你,进门做个平妻好了。去你妹的平妻!写下解约书,花楼买醉,谁知一觉醒来,怀抱里多了个小男人!他花容月貌,他胆小如鼠,他泣涕涟涟,他……他裹着被子,眼泪汪汪的看着她:“你欺负我,我要回家告诉我爹娘!”曾经叱咤战场无人能敌的女将军一个头两个大。更不曾想,小男人乃当今平王世子,事情闹大发了……亏得圣上亲临,御笔一挥——赐婚!于是乎,杀人如麻的修罗女将军与胆小爱哭的柔弱小世子喜结连理。
书名:
凤在上一宠夫成瘾
类别:
其他类型
作者:
悬崖一壶茶
作品状态:
连载中

凤在上一宠夫成瘾内容简介

编辑
征战沙场八年,终于得胜凯旋,不想一个晴天霹雳当头炸响——
她指腹为婚的夫,早娇妻美妾满怀,儿女遍地走,还口口声声,我们不嫌弃你,进门做个平妻好了。
去你妹的平妻!
写下解约书,花楼买醉,谁知一觉醒来,怀抱里多了个小男人!
他花容月貌,他胆小如鼠,他泣涕涟涟,他……他裹着被子,眼泪汪汪的看着她:“你欺负我,我要回家告诉我爹娘!”
曾经叱咤战场无人能敌的女将军一个头两个大。
更不曾想,小男人乃当今平王世子,事情闹大发了……
亏得圣上亲临,御笔一挥——赐婚!
于是乎,杀人如麻的修罗女将军与胆小爱哭的柔弱小世子喜结连理。
片段一:
“你你你……你别过来!”婚床上,身着红袍的新郎官身抖如筛糠。
修罗女将军一脸无奈。“我就没打算过去。”
“啊啊啊,爹啊,娘啊,她欺负我啦!来人啊,救命啊!”
张牙舞爪跳下床,扑通扑通几声响……
“不好了,小世子跳河自杀了!”
片段二:
“皇奶奶说,要你给我生个壮壮的儿子。”站在床前,小世子视死如归般的一件一件脱下衣服。
女将军挑眉冷笑。“你确定?”
小世子定定点头。“确定!”
“好吧,你躺下。”
“凭什么?你是女人,你给我躺好!”
“少废话,赶紧给我躺好!”
“哇哇哇,不行不行,继续来战!爷一定要压倒你!”
……
这次第,怎一个乱字了得?

凤在上一宠夫成瘾初章试读

编辑
001 解除婚约
近日,天凤王朝喜事颇多。
不仅皇上新添了位小皇子,太子也为皇族贡献了一位小孙女,南边粮食增产,北边进贡丰饶。不过其中最最令人称道的,便是为期十年的边关征战终于告一段落了!
素有天凤支柱之称的秦家军再次不负万民所托,一举歼灭敌军三万人,更生擒了敌军统帅察察哈,生生将敌军逼退二百里,也将我天凤王朝的版图朝外扩张了二百里!
消息一出,举国上下为之沸腾,秦家大小姐秦明兰的大名也响彻天下。
回想十年前,罗刹国趁献帝登基之日派人潜入皇城暗算,亏得侍卫竭力抵挡才保住献帝一命。然而献帝终究逃不过暗器所伤,性命危在旦夕。
举国危急之际,罗刹国又趁机发动攻势,一夜攻陷我朝四城。镇西大将军秦元朗临危受命,率领十万人马赶赴边关,一场苦战拉开序幕。
苦苦僵持两年,一着不慎,秦将军落入罗刹国的圈套,镇西军主将二百人被罗刹国三千精兵团团围困在北边落马坡内,俨然便是要被活活困死。
主帅等人悉数被困,军营中再无领头之人。正当所有人都忙乱一团之际,年仅十四岁的秦家大小姐、主帅秦元朗之女秦明兰率领一队秦家军轻骑直入,趁罗刹国不备,从侧面进击,生生将厚重的包围圈撕出一个缺口,将被围困的将领们解救出来。
只是,他们的拼杀终究耗费了不少时间。等到最终抵达之时,主帅秦元朗早已力战至死,副将秦元堂与他们合力突围而出,却身受重伤,回京调养三年才恢复元气,却无法再上阵杀敌。
秦氏一族,为守护天凤边界,多年与外敌周旋,人才凋零极快,这一脉只余秦元朗兄弟二人。如今秦元朗战死,所生长子不过十二岁,秦元堂自小在战场长大,醉心于战事,根本无暇娶妻。
也便是说,现在镇西军群龙无首,那边罗刹国又虎视眈眈……
情况紧急,秦家大小姐、时年十四岁的秦明兰在秦氏将士的拥戴下披挂上阵,手举父亲留下的帅印,身骑大马,继续号令大军,一路砍杀回去。
这一拼,便是八年。
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当年的青春少女,如今早已成为名震一方的女将军。
在边关蹉跎八年,远离京城的亲人朋友,面对满眼的戈壁沙漠,将八年的美好光阴交付疆场,近日可算是要班师凯旋。
为此,京城上下无论男女老少无不激动难当。
说起这个秦家,在天凤王朝也是一个特例。
身在这个男尊女卑的国度,秦家的儿女却都从来都被所有人一视同仁。秦家一句家训形容得最是妥帖——
在秦家,没有女儿,只有儿子和没有带把的儿子两种人!
秦家后人,不论男女,自小便研习兵法武艺,八岁上战场观摩学习。数百年间,除了培养出十数名大将军大元帅外,也有三名不让须眉的巾帼将军声名在外。
秦家出将才,无论男女,这是天凤王朝所有人早已接受的事实。
所以,有前面三位先驱的存在,秦明兰的存在就极容易为世人所接受并崇拜了。
甚至,还有不少闺中少女不爱男儿,独独钟情于英姿飒爽的秦家大小姐。早在大军开拔返程之际,便已有不少大家闺秀早早定了城门口的酒楼雅座,只为到时一睹秦家女将的风采。
而现在,这位早被京城百姓乃至皇宫中的皇子皇妃们殷切期盼了许久的女将军,正手执宝刀,横刀立马站在一栋高墙大院跟前。
红砖绿瓦,屋顶上雕栏画栋,两扇点缀着金灿灿门钉的大门在两尊足足容两人合抱的石狮子的映衬下显得格外气派。
只不过,现如今,当那位身穿劲装手执宝剑在前,以及身后两名一样一身短装英姿飒爽还有十数名人高马大的壮实汉子分列两队齐刷刷立在后头的人们出现时,这石狮子突然像是被摁住了喉咙似的,怎么也气派不起来了。
杀气……
无尽的杀气从这群人周身散发出来,深沉浓烈得仿佛要将人活活压死,端的是震慑人心。便是头顶上的乌鸦也知道要绕个弯,躲过这片是非之地才去后头报忧。
当唐太尉听到消息匆忙赶到时,门口的宾客早纷纷散尽,几个门房不知道躲去哪里,门口肃杀一片,那刚刚点过的鲜红鞭炮满地都是,在这行风尘仆仆的人的铁蹄下显得分外可笑。
一瞬间,他头上的汗就出来了。
“贤侄女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不是说还要半个月才能抵京的么?”
高头大马上的秦明兰目不斜视,一双炯炯有神的眸子直直凝视着唐太尉的双眼,静静听他说完,才缓缓开启紧抿的唇瓣,声音低沉中带着些许黯哑,不似京城闺秀的娇软细嫩,却是分外震慑人心:“听说唐太尉家又新添了位小金孙,特地来贺。”
唐太尉的内衫瞬时也被冷汗浸了个透。
“那个……贤侄女,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听我慢慢给你解释……”
“老爷,是谁来了?”正说着,又听一声轻柔的呼唤,一名插金戴银打扮得分外富贵的妇人徐徐走了出来。
在她身后,还跟着一名身着藏蓝色圆领长跑袍的俊雅男子,以及一名抱着襁褓的奶娘。
见到这杀气腾腾的一群人,妇人似是吓了一跳,随即拍拍胸口:“这是明兰丫头么?你回来了?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也不事先通知一声,我们好派人去接……”
说着上前几步,却发现秦明兰依然坐在马背上一动不动,分毫没有下马应对的架势,一时脸上有些挂不住,便讪讪停下脚步:“你应当心里还在怨我们吧?的确,这事是我们的错。天赐和你指腹为婚,我们两家早就该把喜事办了的。可是你十多年前就去了边关,也就八年前回来一回,之后便杳无音讯。前年我们更是听说你被敌军俘虏,生死未卜。我们心知为了两家的承诺,我们应当继续等着你才是的。可是,我们足足等了你半年,他们都说你死了。我们天赐的年纪也着实是大了,实在是等不起了,所以才由老太太做主,给他定下蒋翰林家的小姐。”
“可谁知道,三媒六聘都走过了,眼看就是大喜之日了,却又听说你活过来了!这下,我们两面为难,蒋小姐更是数次寻死,既然我们家已经做错了事,那便不能一错再错,白白害了一条无辜的性命。所以这事是我们对不起你,可如今木已成舟,后悔是不行的了。但我们秦唐两家世代交好,如今你家中长辈凋零,也无人为你做主。霞儿……蒋小姐早在婚前就对我们发过誓,一定不会侵占你的位置。所以,等你进门,便和她一样大,都是天赐的妻,你觉得可好?”
一席话说完,莫氏也终于松了口气,却见那边静悄悄的,半天都没有反应。
顿时心又悬得高高的。
抬头去看,那马背上的人一如刚才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仿佛根本就没听到他们所说。
莫氏不觉有些心急,忙又推了把唐太尉。
唐太尉上前一步:“贤侄女……”
“你也是这么想的吗?”此时,秦明兰终于开口,却不是对这对夫妻,而是一直默默站在一旁不出声的年轻男人。
不想她会和自己说话,唐天赐猛地一愣,连忙抬头看她。才发现八年不见,秦明兰比他记忆中的更加俊俏爽利,那利落的身板、修长的双腿,无不引人流连。
只是那双眼未免太冷利了些,他才瞧上不过一会,便觉得骨子里嗖嗖的发凉,忙不迭低下头:“父母之命,不得不从。”
“是么?”秦明兰嘴角轻轻扯出一抹嘲讽的弧度。
不知怎的,唐天赐心中一动,忍不住又抬起头:“明兰,你放心,我会对你好的。”
“是么?”秦明兰还是那两个字。
唐天赐连连点头,还想开口,又听一声软绵绵的呼唤从后头传来——
“相公~”
随即,又一名妇人装扮的年轻女子在丫鬟的扶持下施施然走了过来。
她不过十八九岁的年纪,五官生得十分精致。一身大红的衣裳穿在身上,宽袍大袖,桃红的腰带裹出纤腰细细;头绾百合髻,上头簪着一朵大红的牡丹,端庄高贵非常;一双美目仿佛两汪池塘,水波粼粼,就那么轻轻一瞥,楚楚可怜得紧,让人的心都要化了。
一行呼唤着,一行走过来,袅袅婷婷的模样,仿佛春日烟雨中随风轻摆的垂柳,美得令人心醉。
待她来到跟前,襁褓里的婴儿立马高声哭喊起来。妇人脸色微变,忙不迭接了襁褓在怀中哄着,还不忘往前头偷觑上一眼,立马又害怕的收回目光,小声问道:“他们是谁呀?”
唐天赐踟蹰不语,莫氏便道:“这位便是秦家大小姐,天赐指腹为婚的妻。”
“啊?原来是姐姐!”妇人连忙低呼,抱着孩子便要上前行礼。
“不必了!”见状,秦明兰一抬手便止住了妇人的动作。
再手一挥,一封大红的信件便飞入唐天赐手中。
“这是什么?”唐天赐下意识的伸手接住,立马察觉到虎口隐隐作痛,一双手也似乎麻了。
“你们需要的东西。”秦明兰冷声道,随即一拉缰绳,胯下神驹昂首嘶鸣一声,高高扬起的双蹄吓得唐家人齐刷刷变脸,不由自主往后退了好几步。尤其是唐天赐,就差躲到莫氏背后去了!
见状,秦明兰眼底一抹冷笑一闪而逝。旋即又一抽鞭子——
“驾!”
马儿便掉转过头,撒开蹄子狂奔离去。
其他人紧随其后,不一会便走了个精光,只留下满地黄沙飞舞,以及一众目瞪口呆的唐家人。
“她到底给的是什么?”许久,年轻妇人才小声问出来。
唐天赐傻傻将信封拆开,一看到上头的东西,顿时又变了脸色。
唐太尉和莫氏一见,眼神也是一暗——
这丫头,原来是退婚来了!
词条标签:
美术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