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乐遭劫

编辑:尝试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2-08 16:27:35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伯乐遭劫》是一本能让我们触摸到时代脉搏的,有着深划教育意义的寓言故事集,这些故事小中见大,发人深省,犹如一份份浓缩的“智慧快餐”。寓言创作要有时代特征,也就是“旧瓶装新酒” 好的寓言既要继承又要推陈出新、也要紧密联系现实,有感而作:既要反映时代社会生活面貌,还要使人读后引起联想和深思,从中悟出一定的哲理,能够为现实服务。
中文名
伯乐遭劫
外文名
Bole robbed
特    点
中悟出一定的哲理
目的地
能够为现实服务

目录

伯乐遭劫作者

编辑
张孝成先生是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会员、巢湖市作家协会会员,早在大学读书期间,就师从导师薛贤荣学习寓言创作,十多年来笔耕不辍,其作品曾在《少年文艺》、《故事大王》等三十多家报刊发表,六十多篇寓言入选《世界寓言故事大观》、《中国网络寓言精品选》。

伯乐遭劫序言

编辑
别林斯基说寓言是“哲理的诗”,陀罗雪维支说:寓言是穿着外套的真理……相比之下,我更喜欢我国著名儿童文学作家严文井先生对寓言的非常形象的描述:“寓言是一个怪物,当它
朝你走过来的时候,分明是一个故事,生动活泼,而当它转身要走开的时候,却突然变成了一个哲理,严肃认真。”
是啊,寓言真像个怪物!古老年轻充满生命力的怪物!让古往今来无数人为它倾倒的可爱的怪物!寓言还像个“魔袋”,里面有许多百变精灵,我们在它身上可以感悟到永远说不完、永远不过时的思想、真理、情趣……寓言,给了我观察和思考的空间;寓言,充实了我鲜活和热烈的生命;寓言,成了我全身心投入创作的动力。
我的第一本寓言集就要出版了。我的心情是难以抑制住的激动——记忆的大门一下子打开了,又让我回到了那将近二十年前的岁月……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我就读的大学开设了儿童文学课,由薛贤荣老师(中国当代著名寓言作家)授课,这开启了我走上寓言创作的道路。老师那鞭辟入里的理论分析和他创作的作品使我眼睛亮了起来,我感觉到也许寓言创作“短、深、快”的路子更适合我。特别是老师的鼓励和帮助更让我坚定了创作方向。从此我对寓言入迷了,从老师那儿借来或从书店买来古今中外的寓言作品和理论书籍,在课余时间仔细阅读揣摩——伊索、克雷洛夫、拉封丹、谢德林、维戈茨基、庄子、韩非子、柳宗元、刘基、冯梦龙、鲁迅、冯雪峰、张天翼、金江、黄瑞云……我焚膏继晷,不停地进行创作,写好了就请教老师,老师对我悉心指点。正因为如此,我的作品质量有了一定的提高。终于,我的寓言《两棵柿树》于1991年8月26日在《合肥晚报》上发表了,从此与寓言结下了不解之缘……
由于在寓言创作上坚持不懈的努力,十多年来,特别是登上网络快车以来,我已在《故事大王》《中国少年儿童》等三十多家刊物发表寓言200多篇,有60多篇寓言入选《世界寓言故事大观》《年度最佳寓言》《短信寓言800篇》《中国网络寓言精品选》等15本寓言集。并在中国寓言网、天涯等网站和论坛发表寓言300多篇。还创建了自己的博客——张孝成寓言。2000年,我加入了巢湖市作家协会。2002年,由薛贤荣和陈忠义两位老师介绍,我加入了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巢湖日报》等报多次报道了我的寓言创作和教学事迹。
十几年的创作体验,让我明白了很多寓言本身和寓言之外的东西。亲爱的读者朋友,如果您也能在我这个浅陋的集子里发现并拿出来一些小小的精灵把玩——也许他们并不是十分有理、有情、有味——那我也就非常欣慰了。因为,最起码的,您已经亲密接触了我的寓言,理解了我创作的甘苦。还请读者朋友们对拙著多提宝贵的意见和真诚的建议。
第一本寓言集的问世是艰难的,同时也是幸运的。没有薛贤荣、陈忠义、凡夫、叶澍、马长山等寓言界的老师和同仁的无私指教,我的作品质量是不可能提高的;没有林玉椿先生的辛苦努力,这本小册子也是不可能出版的;特别指出的是,如果没有王宏义先生的辛勤劳动和热心帮助以及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的大力策划和支持,这本寓言集更是不可能和大家见面的。真诚地说一声:谢谢大家!
古人云:“高山有峰巅,攀登无止境。”我的寓言创作的路还很漫长。我将与时俱进,创作出更多更好的寓言作品,报答社会,报答读者,报答每一位关爱着我的人……
是为序。

伯乐遭劫评论

编辑
优秀的文学作品,对读者具有教育作用、认识作用和娱乐作用。《伯乐遭劫》也具有这些特点。
教育作用上面说到不少,这里不说了;让人开心的篇什比比皆是,不也列举了。我想提醒我自己注意的是,有些看似轻松的故事,实则包含很深的道理。
这里我想重点说说认识作用。
认识什么呢?认识现实。寓言创作要有时代特征,也就是“旧瓶装新酒”。好的寓言既要继承又要推陈出新,也要紧密联系现实,有感而作:既要反映时代社会生活面貌,还要使人读后引起联想和深思,从中悟出一定的哲理,为人的成长和发展服务。
这主要是就成人阅读层面说的。事实上,有些寓言名为寓言,名为孩子们的读物,可是孩子们并不太懂。作者是写给成人看的。
《“安全”的金牙》表达了作者对财富的看法。没有财富日子没法过,可是财富有时害死人。去年我太太买挂项链,也不敢戴,塞在旧衣服口袋里,因为那阵子治安不好,媒体常有抢动的报道。今年突然想起来了,一找,旧衣服不在了,不知道是扔了还是捐出了。我想这东西有当然好,没有了日子也无所谓,日子照样过。财富多了,有时确实不是好事。
《百灵鸟后悔的泪水》,是说百灵鸟因为害怕歌声太美而被人抓进笼子,于是放弃了歌唱。它临死感叹:“我是长寿的百灵鸟,但不是真正的百灵鸟。不再唱歌,让我失去了自我。”现在电视上谈健康养生的内容很多,这是对的;可是不能做自己喜欢的事,心里一点也不快乐,长寿又有多少价值呢?
《采访啄木鸟》是对媒体的批评,也反映我们的现在社会英雄的贬值——做好本职工作就算英雄了,可是又有多少人能够尽职尽责呢?《大树的命运》通过做独木桥的大树和做宫殿的大树的对比,感叹声名之累。《带刀的农人》强调防范意识、忧患意识。在这个极端天气、自然灾害不断的时代,在这个动荡的世界大格局中,我们每个人确实不能高枕无忧。《“公平”的狐狸》中,老母鸡的遭遇,让我想起一部电影,叫做《莫斯科不相信眼泪》;又让我想起一首歌,叫做《阿根廷不再哭泣》。当我们遇到侵犯时,无助的哭泣是没有用的,要敢于抗争,以保护自己。
《狗法官审案》批评的是法律不公问题,应该说这样的现象,在现今的社会还是不同程度的存在。《怪物》通过动物的变异,关注环保问题。《猴山一怪》中,新猴王左腿有点瘸,于是满朝文武官员在上朝时都是左腿微瘸,这既是批评官场病,又说明官员的影响力。所谓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是也。《猴子下井》,通过三只猴子心态的描写,说明利益面前,顾全大局的重要。《马品》中,伯乐差点被他相中的千里马踢死,之后跺足感叹:“唉,我怎么一直只注重马的能力,而忽视了马的品质呢?马的品质差,再有能力,又有何用?”实际上告诉读者,人要有才能,更要有德行。现在有一些人,被人称为“有知识无文化”,文化中就包含德行的意思。其实寓言也有品质,留下了教师的职业烙印,作家的责任烙印。
还可以举很多。读每一篇寓言时,几乎都可以想到社会,想到自己。他的作品小中见大,给人启迪,发人猛醒,就像一枚针,能收到一针见血的效果;又像医生手中的手术刀,它不但不会伤入,还可以结病人解除痛苦,挽救他的生命,起到治病救人的作用。从这个意义上说,张先生是在社会责任感的作家。中国当代著名寓言诗人、寓言理论家老许先生《读<伯乐遭劫>的断想》一文,对此有很全面很深刻的分析。现在社会,由于总体文化水平的提高,由于电脑写作的便捷,出现了一批写作者。然而,有些人只顾书写个人的小情调,他们充其量也就是码字工。白居易说“文章合为时而著”,韩愈主张“惟陈言之务去”,一千多年过去了,依然具有指导意义。
3
词条标签:
文学作品 文化